博客已死;博客长存

译者Lucifr按:此文原作者Andrew Keen,是著名的互联网评论家,对Web2.0抱有肯定态度,认为它是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一样的“伟大的乌托邦运动”,提倡所有人即使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和不善言辞的人,都应该通过数字媒体来表达并发现自我。

博客死了么?如果去年这个时候我对这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博客之未来提出质疑,那我会被送进疯人院。但如今,面对着像Twitter这样急剧爆发的实时社会性媒体服务,博客的未来变得不那么确定了。

不只是我在怀疑这一点。上周我在阿姆斯特丹与上千个我最亲近的新媒体朋友们一起参加The Next Web,欧洲最大也是最权威的技术会议时,会场走廊中对于博客未来的讨论也不是那么乐观。甚至有一些Next Web的专家,比如Hermione Way,设在伦敦的Newspepper的创始人,同时也是Techfluff的主持人,已经开始为博客宣读讣告了。“正如我们所知博客已经死掉了,”某天晚上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的Loup餐馆腐败时Way对我说,“已经玩完了。”

这些关于博客已死的传闻是否言过其实呢?同样是在这个Way宣告博客死亡的腐败的夜晚,Matt Mullenweg,总部设在三蕃市的开源博客公司WordPress的创始人之一,却又宣布博客复活了。

“博客将成为聚合点,”年轻得过分且善谈的Mullenweg解释道,我边嚼着荷兰熏鲑鱼边听他规划出未来博客的蓝图。“它将成为我们的个人中心。成为存放我们所有个人媒体内容包括如flickr照片和Twitter文章的空间。

我怀疑Mullenweg是正确的。90年代末当博客被我亲爱的伯克利邻居Dave Winer发明出来的时候,它还是只一个便捷的自我内容的发布工具,是一种通过简单的方式以静态文字形式发布各种肮脏或伟大想法的途径。但当互联网于过去的十年里从一个自我内容发布平台急剧进化成为实时信息发布平台的同时,博客也在以同样巨大的活力改变着自己。

拥有着1000至1500万用户,包括如纽约时报、CNN、以及华尔街日报这样的中坚媒体客户,Mullenweg的WordPress成为这种改变的缩影。Wordpress与它的一些竞争者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它的开源基础。这种开放的结构已经培养出了一个由5000多个插件所组成的自由生态系统,这使得Wordpress的用户可以为所欲为,从导入他们Twitter的feed,到嵌入视频、照片,甚至经营他们自己的独立唱片。

就在上周,WordPress发布了两个新产品:Buddy PressP2,正好切合了Mullenweg的“将博客做为所有媒体信息聚合点”的观念。Mullenweg将Buddy Press描述为“盒子里的Facebook”——能够让Wordpress用户围绕其博客建立他们自己的公开或私人社交网络的技术。而P2则是“盒子中的Twitter”,用Mullenweg的话说,就是将传统的Wordpress博客变为一种实时的媒体体验。

那么对于博客的未来,谁的观点是对的呢?Hermione Way 还是Matt Mullenweg?他们当然都是对的。以往的静态博客确实将要逝去,但又将通过WordPress以实时的社会化媒体个人门户的姿态重生。博客已死;博客长存。

原文地址:Blogs are dead; long live the blog

—————–国内局势的分割线————-

国内早就听到有人发出是否还要博客的疑问,随着博客热潮的涌退,很多之前抱着玩玩态度而乐趣减退的人都纷纷退出了,很多抱着挣钱想法却没能赚到钱的也纷纷退出了。留下来的要么是精英博客–作家、记者等本来就是码字为生的,要么就开始抱团儿,组成博客团队来寻求赢利模式。

作为一个个人博客,Lucifr的意志还算坚定,断断续续的一直在写,就如Andrew Keen所说的,把博客当成一种表达自我和发现自我的方式。

Lucifr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Beijing, China http://lucif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