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避孕套的5件不为人知的事

敬告: 这是一篇译文,转载请务必保留以下声明。
原文地址:5 Things You Didn't Know: Condoms
原文作者:Ross Bonander
译文作者:Lucifr

避孕套,这个用以防止在进行性行为时受孕以及预防性传播疾病的工具,长久以来都被宗教风俗的绝对禁止或严格限制所深深埋没,在性行为中显得毫不起眼。多数的团体,无论他们通常对于避孕套使用的观点如何,现在都对“性在人类之间是不可避免的”这一观点达成共识。基于这一观念,避孕套所背负的神圣意义也就说得通了。想到人类用了上万年的时间才想通这一点真是既惊且悲啊。 可悲的是,避孕套面对着一个严重的公共关系问题:即,避孕套总是在事后才被看出是个好主意,尽管事前和事中才是关键的关键。 为了让大家对这一问题有个大致的概念,我们来看一看五件关于避孕套的不为人知的事。

1. 避孕套最早出现于石洞壁画中

在《Johnny Come Lately:避孕套简史》一书中,作者Jeannette Parisot就阐述了避孕套最早出现在石洞壁画中的时间推断有1万5千年的历史。作者表示尽管当时避孕套在性交过程当中被使用,但这并不能解释人类使用它的原因。这完全是另一个问题,壁画中的人之所以挥舞着避孕套可能是以下三种原因之一:作为某种仪式,避孕手段、或是预防性传播疾病的措施。三者都解释得通。我们没有理由去质疑以描绘这些壁画的人的智商不能够发现性行为和诸如受孕、长时间的尿痛之间的联系。

2. 避孕套曾须用处方

避孕套在得到广泛的接受及普及使用之前曾经历漫长的道路。记录于1824年的文字描述了一种极为耗时的用羊盲肠制作避孕套的方法。基于如此费时的制造工艺,早期避孕套被重复使用也就不足为奇了。 曾有一时期,在美国要取得避孕套必须凭医生的处方,但医生往往持有双重标准:他们会开给男人来保护丈夫们不会从妓女那里感染到性传播疾病,但不开给女人以免她们用于避孕或其他用途。

3. 最古老的橡胶避孕套可追溯至1855年

在英格兰西中部的达德利城堡出土文物中发现的避孕套碎片是由动物的胃制成的,被认为是在英格兰内战中配发给士兵用于减慢性疾病(区别于性传播疾病)的传播。 分发避孕套给士兵来减缓或预防性传播疾病的漫延并非是一贯的律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美国,公共卫生协会就不鼓励使用避孕套,他们认为如果士兵们蠢到非要在服役时发生性行为的话,那得了性传播疾病也是活该。此观点的主要支持者是当时的海军部长助理,福兰克林·迪拉诺·罗斯福。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大兵把性传播疾病带回了家也就不足为怪了。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对于避孕套的观点就显然合理了很多。去往海外的美国大兵们都被充满鼓励声的电影所指引着:“别忘了——先戴上再进去。(Don’t forget – put it on before you put it in.)”

4. 避孕套从1928年起就开始在自动售卖机出售

2008年避孕套庆祝了它于自动售卖机出售的80周年纪念日。德国的一家名为Fromm’s的公司创出了第一个品牌,他们的产品名为Fromm’s Act,不仅是最早出现在自动售卖机上的避孕套,还弄了个大概都没有被授权的米老鼠作他们的形像代言。 把避孕套放进自动售卖机里曾一度引起争议,尤其是在美国,当其出现在高中里的时候。人们担心这样的易获取性会引起对性的提示——比如,当看到避孕套的时候就会想做爱。这也是主张取缔的保守派及宗教团体一直持有的观点。

5. 未来:隐形避孕套

对于那些不得不使用毛皮、丝绸、天鹅绒或是厚得像内胎一样的橡胶等材质制成的避孕套的人来说,隐形避孕套只能是白日做梦。在这里,所谓的“隐形”实际上指的是一种在温度升高时会变硬的凝胶。 隐形避孕套的临床研究现在已经由魁北克拉瓦尔大学与加拿大卫生研究会及拉瓦尔大学中心医院联合展开。 一部分避孕套产品被开发成了女性用的类别,其中一些已经得到了政府的许可。但隐形避孕套仍在待审核中。

在世界范围内,避孕套的使用率有着惊人的差异。以日本和索马里之间的差别为例:日本人有着世界上最高的避孕套使用率,高达80%;而另一方面,索马里的伊斯兰乌里玛委员会在2003年底将避孕套列为违禁品,宣布贩售和使用避孕套者可被施以鞭苔。 另外,世界卫生组织于2001年得出结论认为避孕套与杀精子剂壬苯醇醚-9合用不仅在避孕效果上不比单用避孕套高,其化学组成还会给经常使用者增加HIV(爱滋病病毒)感染的机会。

根据《性研究杂志》发表的199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在多项促使人们进行性行为的动机之中,传宗接代名列最后。事实上所有有性行为的人都会同意这一结论。天主教会是坚定的反对者,他们仍然主张性行为的唯一目的应是繁衍后代,并反对避孕手段如避孕套的使用。尽管如此,教会却是抵制性传播疾病如爱滋病漫延的主要力量,特别是在非洲地区,但他们还是坚持取缔避孕套这一一元论主张。 在过去,性行为的结果包括怀孕和成为恼人但通常并不威胁生命的一些性传播疾病的宿主。HIV改变了这一切,让是否在性交时实行保护措施成了生死的决定;在HIV的疫苗和有效治疗仍处在实验研究阶段的时候,人类却不会停止性行为——永远。


Lucifr按:标题很“性感”,但内容却很具有教育意义,在越来越开放的中国,人们的自我保护意识却还很薄弱,在如此大的人口基数上,STD人群之庞大也可想而知,而由意外受孕所造成的道德问题、人口问题、经济问题、健康问题更是不胜枚举。希望此文能对大家有一些启示作用,对于避孕和预防STD的问题重视起来。估计看Lucifr的blog的朋友都已经有这个意识了,那就把它当做教材发给还不够警醒的人吧。

Lucifr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Beijing, China http://lucif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