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一篇更新

好久没更新了,现在写些东西就像肠梗阻病人排便一样难……

本来准备年后进科的,谁知年前科中人手就告急,一位北京的同学稀里糊涂地就被抓进科干活,而同样身为北京“淫”的Lucifr也不好意思就这样旷工, 加之一些事让我决心找些东西把大脑占住,免得CPU空闲时间太多乱跑别的程序,于是便屁颠颠地跑到科里。本想在年前小帮几天忙,谁知进科容易出科难,五张床就这样交到我手里,恐怕是人生中最后的一个寒假就如同蛋白尿中的泡沫一样在冬日的阳光里破灭了。内科系统确实很忙碌,从早晨一进病房开始就像满了弦一样,忘记了喝水,忘记了吃饭,忘记了如厕。Dr. Wang那天拿着一摞打废了的纸说,医院就是个浪费的地方,浪费树木,也浪费青春。

说到青春,昨天,Lucifr终于度过了他25岁的所有寿辰(阴历的,阳历的,错过了又补的阴历和阳历的),以2打头的青春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蒸发了一半儿。奔三的人儿啦,当很多小学中学同学纷纷在校友录上打报告宣称工作与婚姻都结出了累累硕果的时候,俺,依然在啃着书本,脑海里回响的是针灸科实习时Dr. Zhang的一句话“你嘛,最好还是考博……”,胃中不禁一阵翻腾。别了吧,俺想工作,俺想赚钱了。

目前最缺的东西:钱,觉,还有就是能互相托付一生的人。

比起最后一样,前两样东西似乎都如豆芽菜一样从容。不知是人越长大,不再那么“天真”了,还是世界本来就是这付德行,L头词原本闪耀的光环正慢慢变得黯淡,或者说身边的人和事正在一点点蚕食着自己对于它的理解,迫使着我去对它重新定义。

困了,先解决第一样东西……

Lucifr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Beijing, China http://lucif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