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r of the dog

春节总是免不了要来一大堆亲戚朋友来家中吃饭,吃饭就免不了要喝酒,喝酒时我这个半大小子总是会被客人问到“来二两?”。不知为什么,平时总是喜欢“闹上一口”的我这时候多半会腼腆地婉言谢绝,老老实实地喝我的coca cola。在我看来,喝酒,特别是坐成一桌推杯换盏,总不是小孩子该做的事情。因此我应该算是“童心未泯”吧,闷起头来过酒瘾可以,自家人小酌也行,上台面的事就能免则免了。

说到喝酒,今天补习House第三季时从一个酒鬼口中听到这么一个说法:“hair of the dog”,字幕的翻译为“以毒攻毒,以酒解酒”。一时难得甚解,“狗毛”怎么会跑到酒上去了呢?研究了一下才明白其中的含义,这里现学现卖一下:

此句话完整一点的说法是”hair of the dog that bit you”,确切的起源已经不清楚,但起码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那时狂犬病同现在一样是不治之症(可以预防),但人们相信只要把咬人的那只疯狗的毛发放在被咬者的伤口上就能治愈咬伤(相类似的方法在中国仿佛也有,不过是用那只狗的肉敷在伤口上,相比西洋的做法是残忍了些,不过似乎更科学一些???)。

这种方法显然并没有效果,于是这个说法更多地被嗜酒者借来使用,他们相信宿醉后的头痛等不适可以用更多的酒精来解除,因此House里的译法是非常贴切的。

那么喝酒真的能解除宿醉么?答案和狗毛治咬伤一样是否定的。

大量饮酒后的不适,一方面是由于酒精及其它一些成分的毒性作用,而另一方面也是身体对酒精戒断的一种反应。再次饮酒只能在短时间内改善宿醉症状,比如说通过抑制中枢神经系统来减轻头痛,然而一但肝脏将酒精分解,这些症状就又会加重,因为机体要应付由此产生的更多的毒性产物。

Hair of the dog也并非一无是处,其实医学中也有不少成功的例子,比如疫苗就可以看成是一种“hair of the dog”。

Lucifr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Beijing, China http://lucif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