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不能病倒

不知是脑子里的哪个沟回受到了刺激,一直都是考试前一天才会复习的我,忽然冒出“提前一周开始复习”这样的逆天想法。如此具有诚意的想法果然得到了上天的回应——我结结实实地病倒了。等能够挣扎着从病榻上爬起来的时候,我发现留给我复习的时间还是只剩下一天了……ToT

烧得最厉害的那一天夜里,我迷迷糊糊如厕。释放膀胱的压力的同时,我就觉得一阵心慌,很是不舒服。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忽然觉得后脑勺一阵闷痛,就好像从高处落到了铺满鹅卵石的河岸上。我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仰面躺在楼道里。头和后背的疼痛更加真实了。我如何走到那里、如何晕倒、晕了多久,已经全然不知了,仿佛那段时间凭空消失了一样。

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检查了一下头,还好并没有碰破,但已经肿起来了。估计人摔倒时都会有反射性的自我保护吧。虽然头还是有点晕,但走回寝室并没有大碍。应用所学分析了一下,应该是出汗过多,血容量降低引起脑部一过性灌注不足。于是回到寝室一通灌水。躺在床上我突然想起春秋时代一位死在厕所里的王侯晋景公姬獳,《左传》里说他是“将食,涨,如厕,陷而卒”,第一次看时也以为此君是失足掉厕所里摔(呛?熏?)死的,还推测春秋时的茅厕都修建的比较高耸。学了医古文才明白他其实是便一通,中气下陷而亡。再回想自己刚才的状况,大概也是同样的道理,到好在没有“陷而卒”。

其实对于病重之人,上厕所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比如高血压病的患者,血管由于玻璃样变性而相对脆弱,大便时过于用力就极容易造成脑血管的破裂,因此而走不出厕所的也大有人在,前些日子过世的马季大师恐怕就是这一种。所以有心脑血管病的人保持大便通畅是十分重要的。

……好像扯远了。

放假啦,更新再开!

Lucifr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Beijing, China http://lucif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