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毁美国?我有办法!

摧毁美国?我有办法![注1]

作者:RICHARD D. LAMM[注2]

我有个摧毁美国的秘密计划。如果你和很多人一样,觉得美国太自鸣得意,太种族主义,太骄傲自满,太有钱,那就让我们一起摧毁它吧。其实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历史证明任何一个国家都远没有它的公民们想象的那么稳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能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Arnold Toynbee认为所有的伟大文明都经历了兴盛与衰落,解剖历史,你会发现所有的伟国最终都是自取灭亡的。以下是我的计划:

一、首先我们必须把美国变成一个双语双文化的国家。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国家能在两个相互争斗的语言和文化所造成的紧张、冲突与矛盾中存续。会说两种语言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件好事,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无疑如同一个毒咒。一位名叫Seymour Martin Lipset的学者这样阐释:

“无法融合的双语言和双文化社会的历史,是骚乱,紧张,和悲剧的历史。加拿大、比利时、马来西亚、黎巴嫩,无一不面对着由于少数民族要求自制或独立而引发的国家主权危机。巴基斯坦和塞浦路斯分裂了。尼日利亚镇压了种族叛乱。法国也面对着巴斯克人、布里多尼亚人和科西嘉人多民族的难题。”

二、创造”多文化主义”并鼓励移民保持他们自己的文化。要建立民族平等的观念,文化差异并不重要。让人们相信之所以黑人和西班牙人的孩子遭到辍学只是因为多数民族的歧视政策,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造成的。

三、我们可以不费什么力气就把美国变成一个”西班牙式的魁北克”,关键就在于要倡导多样性而不是统一。就像Benjamin Schwarz在最近的大西洋月刊上所说的:

……多民族和多文化之所以能够在我们国家共存可能本就不是由于相互宽容而是由于霸权而实现的。如果没有优势民族的统治并且规定了”什么是美国人”,剩下的就只有宽容和多元论能让我们共存了。

所以我们要鼓励所有的移民都保持他们的语言和文化。把”熔炉”这个比喻换成”色拉盘”[注3]。要保证有多种不同文化的人群居住在美国来强调差异性而不是以”美国人”为前提的相似性。

四、以上的步骤完成后,就要把人口增长最快的人群变成受教育最差的。在美国人口中加入一个不被吸纳的,文化水平低下的,有敌对倾向的二等阶级,并保证这个阶级有50%的辍学率。

五、得到大企业或公司的资金支持。把筹集到的钱用于资助发展种族特性,成立一个研究被害者学说的教会,通过建立这样一个申冤式的机构,把所有少数民族的不幸归结到多数民族身上,让所有少数民族相信他们之所以不能成功都是多数民族的错。

六、建立多重的公民身份,分化人民的忠诚度,倡导”多样性”。”多样性”是一个很能迷惑人的词。它强调的是分歧而不是统一。放眼世界,只要有分歧,就会蕴育出仇恨,仇恨进一步发展就是杀戮。历史上不存在既分化,又能和平稳定的社会。民众总是低估团结统一所带来的好处,而我们恰恰可以利用这一点。以古希腊为例, Dorf的《世界历史》中提到:

所有希腊人都相信他们都属于同一个民族,他们有着相同的语言和文学,崇拜同一个神祗,都以能参加代表着宙斯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为荣耀,都尊位于特尔斐的阿波罗神殿为圣地,都把波斯作为他们共同的敌人。然而所有这些加在一起也抵不过两个因素–带有局限性的爱国主义和地理环境–所培养起来的政治分裂。

如果我们能把重点放在”多”而不是”一”上面[注4],把美国像科索沃一样分裂开就不是难事。

七、然后就要把以上这些话题都列入禁止讨论的范畴。制造一个和16世纪时的”异教徒”意思相近的罪名,比如”种族主义者”或是”仇外者”,以此来封住他们的嘴,麻痹他们的思想。

在成功地把美国变为一个双语双文化的国家,建立起多元文化主义,并且为受害者学说找到充足的资金支持之后,下一步就要架空移民法。宣扬”是移民造就了美国,所以移民对于美国来说永远都是正确的”。在无视数量累积影响的前提下让移民遍布美国。

八、最后,要封禁Victor Hanson Davis的一本书:《移民效应》(MEXIFORNIA)。这本书非常的危险。它揭露了我摧毁美国的计划。所以拜托了,如果你觉得美国活该被毁灭,那么拜托你不要买这本书!这个家伙会毁了我的计划。

“让民众保持被动和服从的最聪明的做法不是把言论严格地限制在一个范围内,而是在这个范围内允许充分的争论。”–美籍语言学家,美国媒体及对外政策批评家Noam Chomsky

译者注:

注1:本译文只是作为学习英语,练习翻译技巧之用,并不代表Lucifer本人的观点!

注2:原作者RICHARD D. LAMM,并不是什么恐怖分子,而是地地道道的民主党,曾在1975 至1987年间任职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执政长官。这篇文章是他在华盛顿首府所做的一个5分钟的演说的讲稿。RICHARD D. LAMM完成这个演说时,在场的美国人没有一个人鼓掌,因为每个人都清楚他所讲的这些事都实实在在正在美国发生着,这无疑是一个震撼。在不断宣扬着”多样性”同时,美国已经在面临着分裂的危险。本文站在相对立的立场上进行分析,既引人入胜又震撼人心。

注3:”熔炉(melting pot)”常用来比喻这样一种社会发展形式:把很多不同的原材料(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人民)在同一个炉里,使他们融合,失去他们原本的特性,最终形成有着相同密度和味道的产物,而这个最终产物的特性不同于所有个体的特性。现在这个想法已经被大多数美国现代社会学家所摈弃,取而代之的就是”色拉盘”模式,也就是让所有的移民保持他们的本土文化。原作者的这篇演讲,就是在针对这种改变所带来的潜在危险。

注4:这里”多”和”一”源自拉丁语”E Pluribus Unum“,原意为”从多到一”,是1776年由John Adams, Benjamin Franklin, 和Thomas Jefferson共同提议,作为刻在美国国玺上的格言。可以说是”melting pot”的另外一种体现。

Lucifr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Beijing, China http://lucif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