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 owl

回到家之后还想继续过黑白颠倒的生活, 结果遭到了家里人的坚决抵抗, 威胁说再这么过下去就不给饭吃…睡不好觉也就罢了, 再没得吃可就不划算了, 所以这两天只好稍作收敛.

然而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只有在夜里我才能看到光明, 暗夜族的本性注定我只有在夜里才能用脑思考.

于是在翻饼翻得快熟了也毫无睡意, 心头又牵挂着IE下就出乱码的Blog和还挥舞着两把破扇子的小乔的夜晚, 在确认全家都睡踏实了之后, 我贼一样爬起来, 贼一样打开电脑(电视, Ps2), 贼一样在黎明时分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宽衣上床… 可就在不到四个小时后,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家人, 却依久照平时那钟点儿, 用尽毒辣手段把我K醒, 从我至爱的被窝里将我强行拖出, 逼迫我投身到代号为”哪儿都擦得亮堂堂”的春节前大扫除行动中去. 几天熬下来, 一照镜子把自己吓一跳, 那小脸儿白的, 恐怕SKII也难以达到这种效果~

p.s.今天坐公车时有人组团逃票, 想用废票蒙混过关, 结果被售票员火眼金睛抓出来每人罚了十块. 这个团队成份复杂, 有老有小有男有女, 可从衣着打扮来看都不像掏不起那三块半票钱的, 真不懂现在人都是什么心思!

今天坐公车还验证了一件事, 那就是我的RP不好, 真的不好, 一上车, 那车就坏了… 幸好还没坏得太厉害-没到上哪车哪车就坏的地步. ==|||

Lucifr

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

Beijing, China http://lucifr.com